您的當前位置:上海翻譯公司->新聞中心
新聞中心

進口電影片名翻譯缺審美

標簽:進口,電影,電影片,影片,片名,翻譯,審美  2013-11-9 14:40:09  預覽

名字,是一個符號代言,對于電影來說,綜觀現在的電影片名風格,國外電影的譯名逐漸喪失美學的情懷,華語電影片名則朝著“精分”的目標在大步向前。

先說華語電影的片名,它的槽點無法計數!秾Σ黄,我愛你》、《我愛的是你愛我》、《誰說我們不會愛》、《假如不能好好愛》……名字變得越來越長的同時,表達的意思也越來越奇詭,而傳遞的信息則越來越如同高海拔的空氣,越來越稀薄。更夸張的是《我的男男男男同伙》,到底什么意思嘛?

玩文字游戲,還多多少少虛耗了創作者的腦細胞,那么下面的這些片名可以直接加以“低俗”的定義!缎∩駚砹恕、《嗨起,打他個鬼子》、《神通鄉巴佬》、《青蛙王國之我嘞個去》,這些名字看似搏了噱頭,實則喪失了品位。

片名如統一部電影的臉面,縱然要想盡辦法打扮得艷麗醒目,但也不能在上面隨意妝點,胡亂涂抹,像東施一樣,不僅失去了自我,而且還落了個被人恥笑的終局。

隨著中國電影市場的開放,越來越多的國外電影也能與觀眾晤面。給這些洋電影娶個中國名字,也不是一件容易事兒。做片名翻譯大致上有兩種情況,一種是像《小兵張嘎》里面的胖翻譯,喜好直譯;另一種是《讓子彈飛》里的葛師爺,中意“二次創作”。

清代思想家嚴復早就對翻譯提出了三個標準:信、達、雅。以前,字幕翻譯基本上是遵照這個原則,個中有不少絕佳的好名,比如《魂斷藍橋》、《廊橋遺夢》、《深閨疑云》、《春天的17個瞬間》等等,譯名不僅富含信息,而且充滿藝術審美。就算是一些商業動作片,也有好名字,比如《碟中諜》,相同讀音,不同所指,暗藏巧思。然而到了現在,多數的引進電影幾乎都是直譯過來,《鋼鐵俠》、《饑餓游戲》、《黑衣人》、《阿凡達》……不能不說不好,然而太過平白,不知不覺中喪失了一種審美趣味。

不過分拘泥于劇情,不蒼白陳述劇情大綱,不故弄玄虛詞不達意,不喪失語境的美學,做到這些,離取一個好名字就不遠了。

捕鱼赢现金红包的游戏 手机免费赚钱兼职打字 江苏快三杀码计划 宁夏11选5购买 如何购买股票指数基金 排列五对子技巧 湖北共享快三 内蒙古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山东扑克牌3开奖结果 甘肃快3走走势图统计 宁夏体彩11选5软件